您現在的位置是:主頁 > 翡翠資訊 >

我為什么遠離“古董”(附轉帖古董行家文章摘錄)

2020-03-13 10:00翡翠資訊 人已查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編者按:前些天上午,朋友介紹兩位客人來看鉆石,結果來了兩位自稱是“古董專家”,來變相推銷古董的。我為了試試他們的“功力”,分別拿出青海白玉、俄羅斯白玉和和田白玉請他們指教,他們不是說這個不值錢,就是那個不值錢,顧左右而言他,根本分辨不出玉種。于是,我拿出一塊和田青玉籽料,他們看了半天,說:“這塊不是玉,是河邊的鵝卵石,大概值10塊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一看,心里好笑。就拿出一塊“紅山文化古董小玉人”給他們看,他們看了半天,說:“假的。”問:“假在哪里?”他們又是顧左右而言他,胡扯起什么叫紅山文化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鬧了半天,他們從包里拿出幾塊青玉古董件,說:“這才是真的古董玉,市場價至少百萬,我由于自己無意中在鄉下發現一塊被掘的墓地,很偶然的機會隨手挖到的幾塊古董。所以只要30萬一塊就賣給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無意中在網上看到一位古董專家寫的文章,文章主要敘述了四大觀點:一是真正的古董來源非常便宜,便宜得簡直象是偷來的搶來的;二是真正古董收藏家沒幾個人;三是95%的人用95%的錢買了95%的贗品;四是收藏古董是“一場運動”、“超級炒作”,肥了極少數人,坑了絕大多數人。

       原文太長,現在摘錄要點如下: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   電視鑒寶節目就是娛樂性的節目。鑒寶節目中多數人都是買的假貨,偶爾有一點點真的可能性。買的假貨,當事人都舍不得砸,所以這種鑒寶節目,你就別把它當真的看啊。但是最可憐的就是草民,很多人迷于收藏,但收的都是假貨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 所謂古董專家,其實根本分不清和田玉、俄羅斯玉和青海玉這些軟玉系列。為什么?其實全國寶玉石協會頒布的關于鑒定證書不出具軟玉產地,就是靠儀器和設備,無法確定軟玉的產地,靠眼力,沒有極為豐富的實戰經驗,沒有在采玉現場過手幾噸、幾十噸的原材料的買賣,沒有在成品市場過手幾百萬、上千萬的資金把玩,你找學術型(書本型)的專家鑒定軟玉產地,你一定吃藥。

 

        軟玉鑒定確實是目前比較麻煩的事情,專家一般絕對不肯為自己信口開河負責,尤其是無法使用儀器確定軟玉產地,那么只有戰斗在第一線的采玉人、市場上世家做玉的老玉人以及專業的玩家,他們才是真正精通軟玉產地的人。

 

 

        市場上熟悉軟玉的行家,你一時無法確定,因為沒有權威機構作為支撐,那么就為一切貌似行家的“老先生”都可以扮演成為專家,至于那些鑒定機構的鑒定師,通常很少有機會接觸大量軟玉原料,而對外行來說,我是賣家,再怎么說真話,他們也是將信將疑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2010年,中國藝術品拍賣交易額為585億元,年增長率達177%,其中黃庭堅書法作品《砥柱銘》以4.368億元成交,成為迄今為止中國古代書畫拍賣價的巔峰。

        2011年,中國收藏市場方興未艾,齊白石《松柏高立圖·篆書四言聯》以4.255億元成交。

        這樣的結局,甚至讓不少行里人感到錯愕。“想賺錢,搞收藏”,真的嗎?吳樹“中國文物黑皮書”系列告訴藏家一個殘酷的現實:天上不會掉餡餅,但是真的會掉陷阱。歷時數年,三部曲全方位地解釋了中國文物收藏界的亂象和幕后真相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 全民收藏古董,是誰發了大財?

         一是盜墓者沒有發財。當然盜墓不是好事,自古以來這都是犯罪的,但他們的所得是很低的,除了一些盜墓發達的人之外,大多數人冒著坐牢的危險,掙個幾百元、幾千元;

         二是做高仿的也沒賺錢。前些年做得好的高仿,通過中介賣到拍賣行,能賣出十幾萬元的好價錢,但大頭也不是他們拿,現在做的人多了,只能賣幾萬元,也是辛苦錢;

         三是鑒定專家也沒掙錢。開一個證書也就幾千元,要國家級專家才能拿到過萬元。金縷玉衣是一個特殊的案子,一個專家也就拿了幾萬元。那么誰發財?

 

        那么誰發了大財呢?

        一是拍賣集團發大財。是既得利益者,他們拿到了高額的中介費;

        二是貪官污吏發大財。收到禮物后,只要拿出去二次包裝,(假的)全變成真的,貪官污吏是既得利益者。

        實際上現在市場上高古瓷真的是比較便宜的,一旦進入古董市場,立馬身價上天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吳樹敘述說:……我又下地,看地里的磚頭,上面每塊磚都刻了花,水藻紋很精致。

        朋友在電話里說:“那就是西晉的東西”。

        我說“要花多少錢買這個雞頭罐?”

        我拿著電話機,問身旁的專家。專家說:“200塊吧”。我以為他們說的是行話,“一塊”可能就是100元或者1000元,我還問“到底多少錢?”

        人家不耐煩了:“兩百元人民幣,懂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 這樣,我就問老百姓,200元你賣不賣?老百姓說不賣。我又問電話里的專家“人家不肯賣啊。”

       “2000也買!”我當時就奇怪了,買古董價格怎么是這樣的?!專家又問:“你問問他一共幾件?一起買多少錢。”老百姓說“十件”。

        我就問:“老鄉,這一共多少錢?”

       “1800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就喜不自禁:“我給你個整數,2000!”

        東西買回去,學生們還笑我,說吳老師今天來扶貧了。到北京以后,我挑了其中一個最小的、西晉的水盂(筆者注:古代文房用品),那個灰色釉保存得比較好,去一家鑒定行請教。 

        鑒定人說“西晉的”。我問值多少錢,他說“200-300吧。”我就想那我還沒虧啊,謝過就往外走。一出門,專家把我拽住,說你別走,你要多少錢才肯賣?我一想,也行,我試試究竟值多少錢吧。就問多少錢肯要?他說“6000。”我說不賣。他又一拽,“兩萬。”我還是沒賣,我又不缺錢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全民收藏最鮮明的特點是:95%的人用95%的錢買了95%的贗品

        現在的“收藏熱”,其實不是真的收藏。縱觀中國歷史,有幾個時期的收藏高峰,雖然特點不同,但有一點是共通的,就是收藏者都保持著某種精神層面上的需求。

        唯獨當下的“全民收藏運動”,自始至終都是建立在追求暴利的幻想上,以至于在近億人聚集的古玩市場上,幾乎只能見到上家與下家,找不到幾個真的收藏家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收藏這個行業已經變成賭博。別人問我某件藏品的真假,我就開玩笑:沒有真假,能賣掉就是真的;什么是真的,什么是假的?在家里,我說了算;在外面,錢說了算。這種物質至上的收藏熱,直接導致了中國的文物資源危機。

        文物真假難辨,即使真品文物被民間收藏,但已經失去了考古的環境,原始信息丟失,稱為一堆無據可考、時代不清的文物“私生子”。

        故宮博物院著名文物專家耿寶昌跟我說:“億民炒古玩,歷史文物全玩完!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2007年,央視報道中國收藏群體7000萬人,中國收藏家協會認為,廣義的收藏者已經過億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看到的現實是:95%的人懷著投資的心理,用95%的錢買了95%的贗品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把它叫“運動”,就是這群人被另外一群人忽悠了,被發動起來。這么多人進收藏界,很多媒體鼓吹“盛世收藏”,我說這是鬼話。我們被誰運動了?從1994年開始,從拍賣行開始。城里人被拍賣行運動了,去農村收購;城里人又運動了農村的人,農民家里的東西賣完了,就去挖古墓。膽大的挖墓,膽小的就開始創造,做仿品掙錢。所以全民都上了賊船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 編后語:我也認識幾位古董商人,其中一位古董商,不知道我精通鉆石,竟然在我面前描述什么叫好鉆石:“好鉆石就是角度45度,看上去錚亮錚亮……”45度還叫鉆石的角度?扯淡到了胡說八道的地步。他們都有幾個特點:一是口若懸河、貌似淵博;二是別人皆假、為我獨真;三是連騙帶哄、信口開河。何況,不說全國馬路上,單單上海馬路上出現了多少“我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留下的古董……沒有辦法,只好賣掉……”之類的相同故事?

        我不玩古董,但古玉的玉種還是能夠辨認的;尤其對鉆石、翡翠、白玉以及各類寶玉石的鑒定和鑒賞,以及這些寶玉石的產地、原料屬性和當前的市場價格并不陌生。遠離這些所謂的古董商,是我這輩子做人的原則。為此,我告訴推薦古董商的朋友,我們連朋友也不能做了。

        為此,我玩珠寶遠離三類人:一類官員;二類記者;三類就是“古董商”。

 

相關文章

在線鑒定(不用登陸、免費鑒定)

請在下方填寫你的問題,詳細描述你要鑒定的東西,尺寸多大、有沒有雜質、裂、紋、破損等情況。

  • (←添加圖片)

拍照要求:
1)去掉玉器上的包裝,戴在胳膊上的鐲子要取下來;
2)在室外的陽臺、樹陰下拍照,太陽光不能照射;更不能在室內拍照,燈光會導致玉石變色;
3)圖片必須清晰、明亮,和實物一模一樣,最少3張圖片;

最新問答

本欄推薦

七位数开奖结果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