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是:主頁 > 翡翠資訊 >

體檢雜感

2020-03-29 10:00翡翠資訊 人已查看

        我們這個年齡段的朋友去體檢,沒有疾病是奇跡,有這樣、那樣疾病,甚至出現很不好的疾病是很正常的。

我唯一的奢望,是通過體檢,能夠知道自己的大限還剩多少,可以比較從容地安排后事,主要是努力做到三個“不”、一個“好了”:

    一是“不欠賬”。

    二是“不后悔”。

    三是“不麻煩”。

    一個“好了”:“好便是了,了便是好”。

 

    體檢的結果大概還需要一個星期可以知道,目前已經知道的是:身上出現了太多的不該出現的W。

    身上這個、那個“W”,都是不確定因素,這些W向什么方向轉化,不知道。一般來說,歲數越大,免疫力越低,向不利的方向轉化的概率就越大。

 

    其實,多活幾年不嫌多,少活幾年不嫌少。

 

      自己年輕的時候,看到別的老人即將離世,自己最本能關心的事情,不是老人的病情,而是老人“有沒有錢”?有沒有“資產”?至少要知道老人有沒有留下一點值錢的東西?

 

    淘盡自己的口袋,無非是幾個“兩三個”:兩三套屋子;兩三個中等周轉箱的石頭;兩三小盒亂七八糟的鐘表;兩三小箱雜玩,還有兩三大包的垃圾“雞肋”,似乎包括10多公斤和田青玉籽料,那是我10多年前從新疆背回來的。總之好像值錢的東西不多,尤其對那些大款來說,我簡直是垃圾癟三一個,但對家人來說,也許還能勉強維持今后不至于沒有飯吃的基本生存的保證。

 

    其實,真正值錢的東西,還是石頭。昨晚無意中看了央視一個欄目的關于介紹和田白玉的節目,這才知道,現在和田白玉籽料,達到羊脂級的和田白玉籽料,目前價格已經上升到1200-3000萬人民幣一公斤。

 

 

    由于自己從來沒有做過這樣高不可攀價位的石頭生意,即使手里有這樣的石頭,也不知道兌現的途徑除了到大拍賣行以外,還有什么變現的途徑?既然兌現不了,那就現實一些:誰承諾為我送終,并且確保三年之內給我在玲瓏山臥龍寺里的“牌位”或“墳頭”清掃、送花,這樣的石頭就歸誰。這也是一種商品交換的辦法:即使變現也是為了用于商品交換,同樣把石頭直接用于商品交換,用于自己,一點也不浪費。

 

 

    最優質的遺產是為后代創造一個制造財富的“自動循環系統”,比如:一個或幾個朝陽企業、成為在多個國家擁有世界級銀行的股東等。

 

    最能保值增值的遺產,我覺得不是現金,不是房產(美歐等國的遺產稅平均在70%左右,房屋土地稅一般每年繳付額是3%,價值百萬以上的房屋土地稅每年需要繳付額是3萬),而最能保值增值的財富恰恰是一致公認的好石頭、好珠寶。

 

    實際上,一個人最難做到的是:明明知道錢已經不能挽回自己生命,卻還要向醫院砸錢。顯然,最難做到的恰恰是“安樂死”。我舉雙手贊成“安樂死”,一旦可以“安樂死”,給病人多少人道主義的安慰啊。

 

    預測自己的大限,主要有三個方法:一是體檢 + 同類者生存的概率;二是排列自己五行運行中的幾個很難越過的“門檻” ;三是命相相格的最大邊線在哪里。

 

    諸葛亮向老天暫借49天延續自己生命所擺放的“七星陣”,擺放的49根點燃的蠟燭,被闖進大帳的魏延所熄滅,雖然是歷史故事,其實翻翻歷史,這類借助《周易》而推演自己大限的方法,有著超越三維空間的信息通道,其準確概率在70%以上。

 

    好在自己對這類小玩意的游戲規則,并不陌生,加上其他一些方法,事先做到“謀定而后動”,在正常的情況下,預先做好幾件事情,盡量不向老天“借幾天壽”,或許是可以辦到的。

 

    思考大限問題,也不能太自私:法國路易十四的“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,我死后哪管銅墻鐵壁”的“名言”,以及三國時候曹操的“寧教我負天下人,休教天下人負我”的心態,都是極為自私的,也是制造人類冷酷和殘忍的根源之一,但也可以理解:他們的名言符合生物進化的原理和動物的本能。

 

 

    佛教告訴我們:人現有的形態消失了,就會轉化為另外一種形態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盡量做到“三個有利于”也是一種積德:有利于道德的進步;有利于為善的積聚;有利于矛盾的化解。

相關文章

在線鑒定(不用登陸、免費鑒定)

請在下方填寫你的問題,詳細描述你要鑒定的東西,尺寸多大、有沒有雜質、裂、紋、破損等情況。

  • (←添加圖片)

拍照要求:
1)去掉玉器上的包裝,戴在胳膊上的鐲子要取下來;
2)在室外的陽臺、樹陰下拍照,太陽光不能照射;更不能在室內拍照,燈光會導致玉石變色;
3)圖片必須清晰、明亮,和實物一模一樣,最少3張圖片;

最新問答

本欄推薦

七位数开奖结果今天